我們不比台灣第一大,卻以唯一專利商品化、全方位服務之事務所,願與您以智慧,贏取藍海財富!

諮詢專線:   02-2758-5009

 【林杜/永信藥品智財室專員】

本文藉由美國的IN RE OMEPRAZOLE PATENT LITIGATION案與台灣的智慧財產法院106年民專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兩個案例分享,說明專利訴訟中的法律問題 (專利範圍解釋) 與事實問題 (舉證能力) 對於訴訟的成敗都是舉足輕重的。在進行專利範圍解釋時,將產品請求項限制到特定製程是不適當的。美國案例中的被告Apotex公司確實做了減少元件的迴避設計,但化學會有所反應,我們來看看原告Astra公司如何神乎其技的進行舉證,最終拆解被告的「迴避設計」。

IN RE OMEPRAZOLE PATENT LITIGATION案

 

本案是由被告Apotex Corp.、Apotex, Inc.及Torpharm, Inc. (統稱被告Apotex公司) 和Impax Laboratories, Inc.對原告Astrazeneca AB、Aktiebolaget Hassle、KBI-E, Inc.、KBI, Inc.及Astrazeneca LP (統稱原告Astra公司) 提起的上訴。

本案的訴訟標的是名為Prilosec (一種用於治療與酸有關的腸胃道疾病藥物) 的學名藥,有效成分是omeprazole,涉及的專利是美國專利第4,786,505號 ('505專利) 和美國專利第4,853,230 ('230專利)。這兩項專利涉及含有omeprazole (Prilosec的有效成分) 的藥物製劑。Omeprazole是一種有效的胃酸分泌抑制劑,但在酸反應和中性介質中容易降解。水分和有機溶劑也會影響其安定性。為了保護omeprazole免受胃中胃酸的影響,藥劑可包含覆蓋藥物核心的腸溶衣 (enteric coating)。然而,腸溶衣含有酸性化合物,當藥劑在儲藏時可能導致藥物核心的omeprazole分解,導致退色並隨著時間的推移降低藥劑中的omeprazole含量。為了增加藥劑的儲藏安定性,可將鹼性反應化合物添加至藥物核心。然而,添加鹼性反應化合物可能會損害腸溶衣。慣用的腸溶衣允許水從胃液中擴散進入藥物核心,但是進入藥物核心的水會溶解鹼性反應化合物,這又會導致腸溶衣溶解。

'505和'230專利的發明人通過添加在水中迅速崩解的惰性底塗層 (subcoating) 來解決該問題。底塗層增加了儲藏安定性,並提供了足夠的胃酸抗性 (gastric acid resistance) 以防止omeprazole在胃中降解。一旦藥劑到達小腸,底塗層的溶解度允許藥物核心中的omeprazole迅速釋放。

'505專利範圍涵蓋了含有omeprazole的藥物製劑。請求項1範圍如下: 一種口服醫藥製劑,包含 (a) 一核心區域,包含一有效量的材料,其係選自omeprazole加鹼性反應化合物、鹼性omeprazole鹽加鹼性反應化合物和單獨的鹼性omeprazole鹽; (b) 一惰性底塗層,放置在所述核心區域上可溶於或迅速崩散在水中,所述底塗層包含一層或多層選自錠劑賦型劑和聚合成膜化合物的材料;和 (c) 一外層,放置在所述底塗層上,包含一腸溶衣。  '230專利範圍更廣泛涵蓋了含有「酸不穩定的藥物活性物質」的製劑,其結構與'505專利的請求項1相同,包含了 (a) 鹼性反應核心、 (b) 惰性底塗層和 (c) 腸溶衣層。本文僅聚焦於'505專利。

事實問題

被告Apotex的配方含有由omeprazole、povidone (PVP) 、氫氧化鎂和mannitol所組成的微粒核心。Apotex公司將由水、methacrylic acid copolymer (MACP) 和triethyl citrate製成的腸溶衣應用於該微粒核心。即使Apotex公司在製造過程中沒有應用底塗層,原告Astra公司的專家Davies博士作證指出Apotex公司的微粒侵權,因為在腸溶衣中的MACP與微粒核心中的PVP之間的反應原位 (in situ) 形成了底塗層。Davies博士通過共軛焦雷射掃描顯微鏡 (confocal laser scanning microscopy, CLSM) 螢光和反射圖像證明了被告Apotex公司的微粒中存在底塗層。Davies博士的CLSM螢光圖像在Apotex被指控的微粒中顯示了螢光帶。當Davies博士的CLSM螢光圖像與其CLSM反射圖像重疊時,螢光帶顯示在藥物核心的表面,且厚度約2到6微米 (microns)。

此外,Davies博士用丙酮和異丙醇 (acetone:IPA) 洗滌了一些Apotex的微粒以除去腸溶衣。洗滌過的微粒的螢光和反射圖像同樣在藥物核心顯示了螢光層。為了確定螢光帶的組成,Davies博士使用了ATR-FTIR數據。與地方法院的侵權證據調查最相關的,他將洗滌過的微粒表面的光譜與MACP:PVP參考品的光譜進行比較。洗滌過的微粒表面的光譜在1633 cm-1顯示一個峰。Davies博士作證,當PVP與MACP反應時,由於PVP的carbonyl基與MACP的carboxyl基形成了錯合物,因此PVP光譜顯示了1670 cm-1到1630 cm-1的位移 (shift)。Davies博士還表示,通過對這三種化合物進行pH測試,MACP:PVP錯合物的性質不同於單獨的PVP和MACP。根據Davies博士測試的證據,地方法院得出結論,被告Apotex公司的微粒具有原位形成的連續水溶性底塗層。

專利範圍解釋

然而,被告Apotex公司主張,即使原位形成底塗層,該底塗層也不是'505專利所指的「放置在 (disposed on) 所述核心區域上的底塗層」,因為被告Apotex公司在其製造過程中沒有直接應用底塗層。聯邦巡迴法院在先前的訴訟中駁回了該主張,其係基於以下結論,「『放置在 (disposed on) 』沒有指明應用底塗層所涉及的任何方法或結構」。聯邦巡迴法院出於同樣的理由在本案駁回該主張。

聯邦巡迴法院在先前的訴訟中維持地方法院所做的專利範圍解釋。該案被告Andrx公司主張「放置在 (disposed on) 」一詞要求將底塗層「物理上應用於」核心,而不是自發形成。被告Andrx公司的定義試圖將製程限制引進產品請求項中。法院認為,將產品請求項限制到特定製程是不適當的。符合可專利性的新產品不受其製程的限制,且專利說明書不需要描述製造該產品的所有可能方式。被告Andrx公司的專利範圍解釋立場忽略了這一基本原理,且試圖限縮'505專利的產品請求項僅涵蓋以特定方式應用底塗層所製成的那些配方。

然而,產品請求項不受產品的製造方式的限制,因此會包括原位 (in situ) 形成底塗層的產品。內部證據清晰明瞭。'505專利包含8項所主張的產品請求項和1項所主張的製程請求項。因此,說明書包含了有關該製程的揭露也就不足為奇了。即使專利僅包含產品請求項,法律也會要求該專利能夠完成該發明。因此,被告將說明書中所揭露的的不同方法作為限制該產品請求項的證據時是錯誤的。「放置在 (disposed on) 」一詞僅出現在產品請求項中,這提供了專利配方組成和結構。諸如,所使用的「放置在 (disposed on) 」一詞在其常規專利法意義上的使用是指結構中元件的位置 (position或location)。與被告的主張相反,法院發現專利權人並未充當其自己的詞典編纂者來以任何特殊含意定義這一普遍理解的詞。在這些產品請求項的上下文中,「放置在 (disposed on) 」一詞的一般含意是指底塗層相對於核心的位置,且是指底塗層與核心區域接觸。地院發現,「放置在 (disposed on) 」一詞並未要求使用任何特定製程來應用底塗層,且不一定需要在單獨的處理步驟中將底塗層「物理上應用於」核心。

本文章轉載自: 聯合新聞網 / 北美智權報